罐装青岛啤酒

【大谦】短篇-霓虹-1


薛先生有位聊友,叫大先生。
大先生其实不姓大,而是姓张;但由于某些原因,大家习惯称呼他为大先生。
他闭着眼睛在微信上瞎侃:当然是因为我哪儿哪儿都大呀。
薛先生瞪着这行字无语半天,然后又气又笑地回过去:大老师不要乱讲瞎话好不好。
大先生很快贱兮兮地丢了语音过来:哎哟,薛老师怎么知道我讲的是瞎话呀,您是看过了还是怎么着?
薛先生给羞得一下扔了手机。

他俩认识皆因薛先生喜欢三不五时地给朋友寄东西。
南方精致的小点心,拿了盒子装好,一气儿发了五六件,给五六个爱吃这口的外地朋友。
第二天其中一个给他打电话:薛我搬家啦!新地址你记下啊。
薛先生难得哽了一会儿没接话。
朋友觉着有点不对劲,又问:怎么啦?
没,他笑着回。转头重新装了一盒给他发过去,微信告知:注意查收。

点心保质期不长,又容易损坏,于是薛先生总寄最快的那种。
第一天晚上发,第二天第三天陆陆续续地都显示签收了。
包括那盒寄到了老地址的。
薛先生看着物流开心的。有人吃就好,不算糟蹋东西。
结果过两天接到了一陌生来电。

-欸您好,您薛老师嘛?
就听见一口脆生生的京片子过来了。
嗯?薛先生疑惑:我姓薛,但我不是老师。
-没事儿没事儿哈这就是一称呼。那那是您给我寄的点心呗?
薛先生反应过来了,老老实实回:是寄错了,要寄给朋友的,但你拿着吃也没关系。
对面一听说了噼里啪啦一长串。
-唉哟不好意思啊我这儿刚搬家忙一堆事儿呢每天收快递收个没完了也来不及拆,刚拆了我一看我还琢磨半天,我说诶我没买这玩意儿啊?再一看是您发过来的这不赶紧给您打个电话嘛不是。
薛先生听着头就有点晕。
对面还在讲。
-那那您看您都给我寄了我给您回个礼吧?不然我多不好意思呀,好像我特爱占小便宜似的。
薛先生在这边笑了,嗓音温润而低沉。
-没关系啊,你拿着吃就好啦。
对面安静了那么三秒钟吧。
-薛老师。
-嗯?
-您笑起来说话的声音真好听。

于是居然最后给了地址,还加了微信。
当天晚上大先生就给他拍了张图过来了,是点心的照片。
薛先生问:好吃吗?
大先生回:好吃哒!o(*゚▽゚*)o
薛先生心里笑,这人打字这么可爱啊,于是多说了几句。
-我还怕你吃不惯......我们这里点心特别甜。
-甜的好呀~我就爱吃甜的♪( ´▽`)~
就聊上了。刚开始还不熟,也就没聊多少,只交换了一些吃东西的心得。

又过两天,薛先生收到了一包裹,打开一看笑疯了,礼尚往来地拍了张图发过去。
-......咪咪虾条?
大先生收到信息的时候刚面完试,还面上了,心情就特别愉悦,开了语音回过去。
-薛老师喜不喜欢呀?我寄的可都是特别棒的东西。您往下扒拉扒拉,还薯片和巧克力呢。
薛先生果然翻了翻,然后举着个肉松脆饼笑到不行。
这都什么跟什么。
-大老师,你几岁啊?
小孩子似的。好像把装零食的抽屉寄过来一样,零零碎碎什么都有。
-嗨,不是,吃东西还分几岁啊?我说我三岁您信吗?
薛先生又掏出一个星球杯端详一会儿。
末了给回过去:信啊。

薛先生花了整整一周吃完了大先生寄过来的豪华零食大礼包。而他寄过去的点心大先生头三天就给吃完了。
大先生觉得特好吃,酥皮一咬哗啦啦直掉,又香又软又甜。而且点心吧还都长得特好看。
据此他推测薛先生是一用心的讲究人,看人包装的,还拿小礼盒规规矩矩码着呢。
薛先生估摸着他该吃完了,很贴心地又问:你还要吗?
大先生不好意思:哎呀别别别别——
薛先生笑弯了眼,逗小孩儿似的:还有别的样子啊,你没尝过的。
没等他回,再补一句:花花绿绿的特别好看。
大先生在这边挠头。真想尝尝啊,虽然听起来臭不要脸,但真想尝尝啊。
于是支支吾吾的,也没答应,也没不答应,随便捡了个话头说下去,手揪着衣服角儿。

一周后大先生收到了更大更多的一盒点心,打开之后恍惚间以为自己在过年。
包裹里除了点心还有一小盒猴魁。那是薛先生想起来他说过自己在酒吧驻唱、老得喝茶,然后顺手搁进去的。
沃天,大先生头晕:这这这真是,唉哟。
赶紧地摸出手机给薛先生打电话。
薛先生一看来电猜到他是东西收到了,还没开口先笑起来。
-怎么啦?
笑眯眯的。
-薛老师!薛老师您太有心了,哎哟我这除了以身相许无以为报啊我。
薛先生在这边笑得更欢了。
-神经病啊!谁要你以身相许。
大先生也笑,熟练地搁那儿耍赖。
-那那那您要包养我也不是不可以......

薛先生不知道为什么,脸居然慢慢地、慢慢地烧起来。
他一边继续炸毛回过去,一边模模糊糊想着:怎么回事啊今天?也没喝酒呀。


-TBC-


评论(19)
热度(181)

© 罐装青岛啤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