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装青岛啤酒

【大谦】片段-大张伟移情别恋说


对于薛之谦来说,假如一件事以一个十分良好的态势开了头,那么接下来它只会往两种方向发展:由好变坏或突然中断。它不存在任何一丁点好上加好的可能,即便有他也不会相信。又或者一条道上的顺利是用另一条走不通的路给换来的,一边是坦途另一边塌了方,滚落的碎石块还必须砸在他脚面上。都说运气守恒,苦熬之后他赢得理直气壮;而大张伟令他气短,这混账现在是跟他好得蜜里调油,万一哪天给拍到密会网红女主播呢?
显然薛之谦在腹诽他男朋友的同时忘却了他才是看起来会偏好网红女主播的那一个。
总之他很担忧,而担忧令他委屈。脑内的假设如荒草迎风见涨,迅速占领了他的智商高地。“大张伟移情别恋”,七个加粗的三号黑体字跟棒槌似的哐哐砸在他脑门上。狗仔们日新月异地往外爆消息——当然成语可不能这么用——谁谁谁婚内出轨了谁又给谁戴绿帽了,薛之谦捧着微博看得心有戚戚。郎心似铁啊郎心似铁——卧槽这畜生还家暴?啪一声拍桌而起一个电话打过去:大张伟你给我跪下!
他男朋友浑身一哆嗦:不是,怎怎怎怎么了又?
薛之谦反应过来一拍大腿,真是的,都是成年人,怎么能干出迁怒这种幼稚事。愤怒使人愚蠢,愚蠢造成无差别攻击,无差别容易伤到自己人,当务之急是尽快冷静给脑子降温。他又抓紧时间回顾了一下两人的相处模式,不由愈发愧疚起来,言辞恳切地给对方道歉:对不起,我不该,嗯,不该家暴你。
大张伟摸不清这个崭新的戏路,先让人跪下再给人道歉,听起来像某种不正经的小游戏。此刻网瘾中年只想点开知乎提出一个困惑他许久的问题:男朋友两百万的脑子进了水该怎么办?
然而革命全得靠自己,他在迅速排除了一系列可能之后精准定位了自己最熟悉的一个,这个可能在薛之谦发神经的一万种原因中排名第一顺位。他的脸色立马沉下来,黑不过李逵好歹也能装装李鬼。冷峻,这种大张伟往常一年难得出现三回的表情如今恨不得日日夜夜地挂在他脸上。
操不完的心呐。
你喝酒了?这时候他不结巴了:你让张鸣鸣接电话。
薛之谦张了张嘴,立刻就坡滚下驴把手机塞进张鸣鸣手里,没出息地选择了尿遁。张鸣鸣握着这颗烫手山芋觉得里外不是人,只好先接起来,十分娴熟地和稀泥:喂大老师啊?哦他还好,现在去厕所了,欸没吐没吐,不是吐,是......是玩儿去了吧应该。好好好我知道,好好——

猜想必须得到充分验证才能获知它正确与否,而人性简直经不起考验。薛之谦也没打算考验,人可怜又可恨,在非充分必要条件下一切考验都像笑谈。他不打算自己产出情感笑话,跟报纸上那些尴尬的冷笑话专栏似的,掏出两根筷子直戳人胳肢窝,目的昭然。然而不被证实的猜想永远是猜想,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号,这问号被他夹在胳膊底下简直就像2017秋冬新款男士手包,成为了他感情上的一道装饰。
换位思考,薛之谦提醒自己,换位思考很重要,大张伟有没有同样的烦恼?
这么一想他的气就更短了,英雄气短,败在美人关。唉MV是有点过了哦,亲来摸去的像什么话,嗯......不后悔!
大张伟:???
见异思迁移情别恋,无非是看见了更好的,更合胃口的,亦或是纯粹的找刺激。找刺激好办,抽一顿就好了,然而更好的可说不准。薛之谦没自信成为那个最好的,大张伟可不一样。他看到张伟就像看到了他爱情的边界,学海无涯这人也无涯。他喜欢他像喜欢走马灯和万花筒,那些恒定而斑斓的东西吸引他,从物质到精神给他一个全面的升维击打。
为此薛之谦叹了一千八百口气:完蛋了,大张伟还是他的大张伟,而他很可能只是大张伟的又一个姜曼玉。
以上,一个满分一百的妄自菲薄,恋爱使人智障。
这些忧虑他没跟大张伟说。他的神经病人设已经跟自由女神像似的杵在了公众视野中央,不需要再在他男朋友心里添加什么林黛玉捧心人设了。愿忧虑和不安与你常在,薛之谦对自己说,你不就是这么个人么你。他偶尔在脑子里过一遍这个假说,大张伟移情别恋,他反复咀嚼,移情别恋——跟自虐似的。他嚼出点苦又嚼出点甜来,苦瓜切片焯了水再加蜂蜜,逻辑荒唐但居然入口回甘,没道理可讲。
诱惑啊诱惑,欲望啊欲望,乱花渐欲迷人眼,爱谁能像爱生命。怎么弄你说,怎么弄。
薛之谦惊觉如今他连内心戏都开始走了大张伟的路子,心里的小人猛地锤了通墙。外观世界内观自我两人发生了同化,说不准谁影响谁更多。大张伟讲起情话来不要脸,一筐一筐地给他兜头上,大部分他记得,少数他忘了,更少的被他偷摸抄进备忘录里预防老年痴呆。在这些或轻飘飘或沉甸甸的话里他什么恶心不恶心的东西都当过,写词的爱用象征和隐喻,他理解,毕竟张伟于他而言也是一种象征。大张伟说薛老师你是我的小苹果,他不满,苹果有点便宜能不能当个贵点的,对方指着他说你你你们生意人果然没什么情趣,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薛之谦知道这什么意思,但他够不上这个标准,如同没盖上检疫章的水果,守着一个烂核儿装油光水润的红富士。人从果肉里吃出虫来总会鬼叫鬼叫的,多大年纪都一样。然而大张伟锲而不舍仿佛被洗脑,无原则无底线,薛老师除了不会唱歌哪儿哪儿都对。薛之谦有时候还挺佩服自己的,怎么就搞到一起去了呢?他想,这人来得莫名其妙,会不会破我财运啊。


大张伟冷笑,薛老师字典里没有锦上添花?
没有,薛之谦一脸威胁:你字典里也不准有移情别恋。
唉哟这太可惜了——拍大腿,我还指望薛老师给我写六张专辑呢。

评论(16)
热度(190)

© 罐装青岛啤酒 | Powered by LOFTER